英国退欧依然重重坎坷

2019-05-19 23:53

  退欧之前就有人警告,退欧相当于打开潘多拉之盒,许多无法提前预料的挑战都会纷至沓来。现在的事态发展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总体而言,欧盟各国内部衍生的分裂化、离心化趋势将对未来欧盟政治经济态势发展产生巨大影响,充满动荡与矛盾冲突的英国退欧只不过是这一总体趋势的缩影。反建制力量反映了民间情绪,但又具有冲动性和准备不足性,以梅为代表的建制派试图将这种情绪吸纳和缓解,但能否成功尚存疑问。这一基本博弈态势还将继续左右英国退欧进程。

(责任编辑:赵艳萍 HF094)

  此外还有地缘政治难题。自北爱尔兰冲突和平解决以来,英国与爱尔兰之间保持着开放边界。假如两国重新布置海关和警察,壁垒分明,即出现所谓的“硬边界”,可能让族群冲突阴影死灰复燃。梅表示双方考虑用科技解决方案来避免“硬边界”,且过渡期可延长至一到两年。但无论如何,这是个棘手问题。

  要理解这一点,就必须回溯到退欧公投本身。2016年的公投结果完全出乎英国商业精英预料,也不符合其愿望与利益,所以他们想“填坑”,即通过一定的安排,在退欧后继续享受与欧盟紧密经贸联系的好处。然而,英国的民粹主义政党和一些社会底层则想实现彻底的退欧,把英国与欧盟隔开,尤其在人员流动方面。英国首相梅的工作就是在二者之间腾挪,一方面要尊重公投结果反映的“民意”,另一方面又要尽量把退欧对英国经济产生的冲击最小化。

  其实宣言草案的很多内容,如要确保英国主权并保护其内部市场,英国应独立制定贸易政策等,都反映了梅对国内疑欧派的安抚。梅还表示,英国将建立以技能考核为基础的一套新的移民制度,“一劳永逸”地结束人口自由流动;英国将制定自己的法律,不再需要向欧盟输送“巨额资金”。但这能否满足疑欧派的胃口,让梅主导的脱欧顺利推进,还需等待政治博弈结果的检验。

  欧盟方面的心理也不简单。欧盟既希望英国能有序退欧,又不想让失去欧盟成员国身份的英国享受过多好处,因为这会意味着:贸然退欧的英国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反而被继续溺爱;既然成本不高,其他欧盟国家的政客也会跃跃欲试,尝试退欧公投,这必然导致欧盟内部进一步离心离德。同时,假如英国退欧后仍能享受原来的市场准入待遇,将意味着欧盟单一市场形同虚设。所以,尽管梅政府曾有“契克斯计划”构想,即在退欧后继续与欧盟保持货物贸易方面的“无缝对接”,但欧盟不可能满足她的心愿。英国一些人也想通过“挪威模式”继续与欧盟单一市场连通,但其实挪威已经接受了很多欧盟法规,并受欧盟管理,这显然又不符合英国退欧派“摆脱欧盟控制”的初衷,所以“挪威模式”实现的可能性也很低。

  梅在国内面对的政治态势也极复杂,既要应付保守党内部的强硬退欧派,又要对付以科尔宾为首的工党的质疑和挑战。英国的反退欧派有举行第二次公投的呼声,坚定的“退派”则反对英国与欧盟继续藕断丝连,双方分歧非常严重。即使英国与欧盟达成退欧协议,也须得到英国议会批准。假如英国国内政局生变,也会让事态变复杂。

  特约评论员 刘波

  11月22日,欧盟公布了与英国达成的规划未来关系框架的政治宣言草案,该草案须等11月25日举行的欧盟委员会峰会批准。由于这降低了英国退欧的一些不确定性,英镑汇率随之大涨。然而,尽管退欧进程有所推进,但前路依然坎坷,这是由退欧所涉及的错综复杂的政治博弈所决定的。

  宣言草案鲜明地表现了英国与欧盟通过博弈达成的利益妥协。草案规定,未来双方的关系将以权利和义务的平衡为基础,同时考虑到缔约双方的原则;这一平衡必须确保欧盟决策的自主性,特别是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完整性等方面。显然,这个文本否决了英国设想的“契克斯计划”。但问题在于,退欧后欧盟准备与英国达成什么样的自由贸易协议,它是否会限制英国与其他经济体在经贸方面的缔约行为,这些都存在很多变数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13978789898